Dr. Stephen Phinney – ‘Recent Developments in LCHF and Nutritional Ketosis’ (Part 1)

Dr. Stephen Phinney – ‘Recent Developments in LCHF and Nutritional Ketosis’ (Part 1)

August 6, 2019 94 By William Morgan


低醣高脂及營養性生酮飲食之近期發展
第一部份
講者:Dr. Stephen Phinney
《酮好翻譯組》
翻譯:Leo Tseng 校對:愛麗兒 (2016年11月13日)
(於澳洲墨爾本的愛普沃斯醫院) 《低醣高脂及營養性生酮飲食之近期發展》
Stephen Phinney 醫師 博士
加州大學Davis校區 醫學系榮譽教授
Virta Health 首席醫療長 謝謝 Ron 很高興來到這裡 很高興在星期六下午抵達這裡 因為我還在加州的話就是星期六 (譯註:時差)
不過我三天前離開了 感謝大家在星期日早上來參與 在這裡浪費美好的一天 我想我們會待在這
一段蠻長的時間 我並不打算來這邊講課 三年前Ron安排我第一次到這裡
就是用這樣的模式 就是放幾張投影片 激發問題並接著討論 今天的觀眾比以前多
你們想試試看這樣的模式嗎 因為站在這邊 面對大家 演講一個半或兩個小時或更多 內容份量可能太多了 先這樣講好了
Ron說我當異端已經有十幾年了 我後來才被迫了解的很多事情
和當初做為醫生時所受的訓練 差異很大 每個違背大眾共識的想法 結果都演變為
改善大家代謝問題的成功關鍵 因為吃了高醣或糖
以及精緻醣類造成的代謝問題 我今天打算談論幾個所謂異端的論點 不只讓大家知道 希望大家達到某種程度 能夠通過像是
「Steve Phinney相信XYZ」的考試 但也許你會覺得我的論點中
有些可信度有問題的 身為美國的醫學講師及教育者20年 我很清楚 你可以傳授人們知識
他們能通過考試 但你無法單純以「這是一篇期刊顯示X」的方式
改變他們的思維 除非改變人們想法
你才能改變他們的行為 其中一個你們都聽過 他們都說她不運動
人們會說 「什麼?」 而你聽過Sami提過 不好意思 Ron提過 有運動員對這很感興趣 所以
一方面 我們不提倡運動 但另一方面 運動員問我們要如何進行 這似乎沒有關連性 所以到底要怎麼進行呢 讓我簡單介紹一些跟運動員相關的背景資料 這是我的講者聲明 我之前是醫學系教授 有過三個教職 20年來待過三個不同的學校 最後在加州大學Davis校區 在那裡我花了十二年時間做學術醫學研究 這樣的背景之下 做了一些 我認為是我較出色的研究 但在學術上並不成功 我的確是升上了教授 但沒有得到我所需要的經費
和學術影響力 來運作實驗室、教導年輕醫生、研究生等等 最終我放棄學術生涯 那是約15年前的事 所以 我現在有資格被稱為
復健中的研究者 如果你有十二步項目 我有十二步項目
其中一個是不要相信別人說的 包括我 我總是對自己的研究數據持疑 因為我已證明 有些30年前我知道的事實
結果發現是錯的 而我現在所知道的也可能是錯的
也許一半是錯的 但我不知是哪一半 最近呢 Ron 提到我是這本書的作者 如果你仔細看
我沒有圖片可以投影 第一個作者是 Jeff Volek 註冊營養師 博士 如果Jeff沒有在2003年連絡我 對我說 「Steve,我看了你的文章」
「我自己也做了些研究,我相信你是對的」 「看起來你已經放棄這個領域了」
「你必須回來打這場仗」 所以那個比我年輕、聰明、強壯、帥氣的同事
把我撿起來 撣撣灰塵 將我放回這戰場 我們一起做了些研究 從2003年到2009年的研究
成果讓我們相信 這不只是一個短期的飲食方式
來讓一些指數 像體重等等變好 這可以是安全、永續、長期一輩子的計劃 它能幫助那些代謝出問題的人
恢復健康 Jeff是這本書的第一作者
因為我視他為 我的兄弟 我的領袖 他比我年輕25歲
但我不在的時候 是他領導這個領域 感謝Jeff 所以 我們相信 在這本書發表後 大家會開始說
這本書把一切都拼湊起來了 我們決定要把這些制訂成執行計劃 來管理
我們主要的對象是第二型糖尿病患者 因為那大概是最嚴重的健康危機 不管是在已開發國家或開發中國家 因為受到了一些人的激勵
「我們應該弄成一個計劃」 「讓我們開始這麼做吧」
「我們來想想如何進行」 所以 我的醫學經驗基本上就是運作 這種教育、協助、改變人們想法的課程 我會以面對面、小組的方式 估計如果我們真的把這做大 也許經過十年 我們能幫到
一百萬個第二型糖尿病的病患 在這過程中
有位運動員和我們連繫 他的名字是Sami Inkinen Ron放在哪呢 這部影片 Running on Fat
是由一位紀錄片製作人Donal O’ Neill製作的 是關於一位三鐵世界冠軍得主 他的太太以前是競技體操選手
現在是馬拉松跑者 而他們兩個人 決定要進行一個遠航 一個太平洋的遠航 有人在偷笑
因為他們從加州的蒙特雷灣出發 用一艘22呎長、高科技划漿的船 一路划到夏威夷 約2800英哩 無支援的
意思是一路上是沒有補給的 而他們以45天又3個小時完成 之前這種雙人遠航紀錄
從加州到夏威夷是60天 而Sami和Meredith以45天又3小時完成 整個過程是採用低醣飲食 有幾個原因讓他們決定
以低醣高脂飲食來進行這項挑戰 其中一個原因是
他身為世界冠軍三鐵選手在訓練和比賽時 業餘的三鐵選手 Sami發現自己是糖尿病前期 那時他才30出頭 而他認為他成為糖尿病前期的直接原因是 身為耐力運動的競爭者 他被鼓勵並接受指導 採用這樣的飲食內容 10~15%脂肪 20%蛋白質
和接近70%的能量來自碳水化合物 而大部份來源是 燕麥片
能量凝膠和含糖飲料 他訓練精良的身體
受不了這麼多碳水化合物的催殘 他是很聰明的人
他想 也許這些飲食建議不好 他邊思考 邊閱讀一些文獻 也看了我和Jeff合著的
低醣飲食和運動表現的書 我突然收到一封E-mail 內容是 「你不認識我,但我需要你的幫助」
「我要划船從加州到夏威夷」 這傢伙瘋了 「我太太也會跟我一起」 我想 不要接近這兩個人 但是 由於他們兩個的體育背景 這挑戰對他們來說並不是天方夜譚 所以我決定和他們共進午餐
並試著把他們勸退 因為我曾身為實習醫生的直覺
實習醫生都很保守 那就是 若事情出了差錯
我總是代罪羔羊 他說服我的論點 在他和Meredith及我的午餐會談上
他的論點是 如果我不給他們建議 他們還是會照樣進行
如果出了差錯 他會怪罪於我 他是個很有說服力的人 我們想出些辦法 因為船上沒有冰箱
帶的食物必須能夠室溫儲存 他們並不知道整個航程要多久
之前的最佳紀錄是60天 所以他們打包了超過60天的食物量 內容是70%脂肪 20%蛋白質
10%的碳水化合物 有個小問題是 Meredith那時吃生機素食
這點讓挑戰變得稍微困難 但她做了些讓步
吃魚 但絕不碰乳製品 我們計算出這個飲食的組成 他們把所有的東西打包 然後就出發了 Sami的主要蛋白質來源是
堅果、起司、冷凍乾燥的高脂漢堡肉 Meredith則吃兩種魚乾、橄欖、堅果等等 總之呢 簡單來說 他們主要的共同食物是
一天一次大鍋煮的蔬菜 他們有一個小爐在船上
每天會煮一頓熱食 是煮熟的蔬菜加上橄欖油
因為我們得想辦法把70%的脂肪加到飲食裡 接著分成兩份 Meredith會把魚放進去和蔬菜一起 而Sami放進他的漢堡肉 然後開始用餐 他們也帶了一些黑巧克力 總之 他們就這樣出發了
他們的高科技船上有衛星電話 他們會更新部落格
而在大約第三個星期時 Sami在部落格上寫著 「船上可能有隻老鼠」
「因為我的起司被吃掉了」 就是因為這種蛋白質和脂肪的需求
影響了Meredith 她的確吃了一些Sami的起司 他們在中途有碰到一些
電解質和礦物質的問題 我們也預期這會如此 因為當你划船 他們每人一天划16到18小時 大約有10小時是同時划的
所以 一個人划 很多時間是一個人在划
然後10個小時是兩個人一起划 但因為在船上他們只有很小的遮蔽區 是可以睡兩個人 但得緊靠著
所以並不是很好睡 所以他們就是像這樣換班划 划船時間那麼長
特別是當你進入較溫暖的海域 流汗量增加
你如何處理礦物質流失的問題 因為汗水不止包含鈉
還有鉀和鎂 不管原因是什麼
我們出發前都已經針對這計劃好了 但隨著航程進行 他們越來越強壯 總共有13艘船參加這個挑戰
這是個比賽 其中只有6艘到達夏威夷 有另一艘雙人組的船
大部份的是四人組的船 另一艘雙人組的船花了70天才完成比賽 那艘雙人組的船 隨著航程進行
他們越來越虛弱 因為他們過度訓練 到達極限
以運動生理學來說 就是身心疲憊 而Sami和Meredith變得更強壯了 那是個引人入勝的謎團
我們今天不會講這細節 為什麼我要提這個挑戰呢
當他們完成這個比賽 Sami 以前在芬蘭受訓成為
核能工程師 在他核工碩士畢業後 他在芬蘭的核能電廠工作了兩年 他說 我覺得很無聊
沒什麼刺激的事 大多數人會覺得那是好事 但Sami想試試別的跑道 他開了一家軟體公司
但沒成功 他不知道如何管理一家公司 他想 我應該去唸商業
他跑到加州的史丹佛大學讀MBA 發現在矽谷租屋很困難 很驚訝嗎 他和他的室友寫了一個軟體
來搜尋矽谷區域的房屋出租 而他們花一個周末寫的小軟體
成為美國第二大的房地產搜尋軟體 Sami在這方面非常成功
他能負擔任何想做的事 在這個航程後 他對Jeff和我說
你們做的這些事是很不錯啦 也許過了10年
你們能幫助一百萬第二型糖尿病患者 而在那十年間
世界上會多出幾億糖尿病患者 你們會贏了這場戰役
卻輸了整場戰爭 我們必須把這個弄成虛擬的網路模式 並且進行虛擬線上醫療
擴大規模 向幾億人推廣 就是那遠見 讓我今天站在這邊 我在一家叫Virta Health的公司
擔任首席醫療長 名字不是Sami取的 一個非芬蘭人的同事 翻了芬蘭語的字典
找到這個字 意思是力量和川流不息 所以那就是這個名字
芬蘭語的意思 所以我擁有這家公司的所有權及個人利益
這將是我這次演講最後一次提到Virta Health 我們剛開始啟動
目前我們稱之在匿蹤模式 直到現在
所以我希望大家還沒聽過我們的名字 而大約6到9個月後 你也許會知道我們 我們身為一個公司 以創投資金
來進行我們認為 最大規模的非手術治療糖尿病的研究 有接近500位患者參與 我們要展示 我們不止認為這是有效的
而且要以數據顯示這確實有效 並在同儕審查的科學期刊發表成果
這會使這個飲食和一般的短期飲食不同 對了 我們不是一種飲食方式
我們不是一種生活方式 我們是一種全面的介入手段 讓人們了解這方面的科學
改變他們的想法 產生長期正面的行為改變 我就傳教到這裡 我研究的主要重點 我的第一個研究計劃是在1975年開始的
就像我說的 大概40年前 第一篇文章是在1980年發表的
我創了「營養性酮態」這個詞 我必須要創造這個詞的原因在於
身為一個醫生 畢業於公認不錯的醫學院
(譯註:史丹佛大學醫學院) 我學到關於酮體的唯一知識是
它們是脂肪代謝產生的有毒副產物 而身為醫生 一看到酮體
我就該當場解決它們 比如給予病人更多胰島素或碳水化合物等等 而大部份的醫生和醫療人員
都只學到這方面的負面知識 那源自於糖尿病酮酸中毒 發生在所謂的青少年發病的糖尿病
也就是第一型糖尿病 通常是青少年 自體免疫催毀胰島細胞
使之無法產生胰島素 沒有胰島素 身體的燃料代謝就失控了 導致非常高的酮體濃度
那是有毒且致命的 我等一下會詳細解釋兩者的差異 我花費了幾乎整個研究生涯 試著定義合適濃度的酮體所扮演的角色
並從燃料代謝和中樞神經功能的角度來看 我們認為這是大腦的燃料
等等會再提到 但最近五年有大幅的改變
我們有更深的了解 並不是我做的研究 是我之前提到的 以學術論戰的語言來說 這些人在營養論戰中沒有相關利害的 這些人感興趣的
是什麼調控我們體內三萬到四萬個基因 它們影響身體
但不是同時在作用的 多數時候 大部份的基因是睡著的 沒作用的 你希望它們
只在你想要啟動時 被啟動 想關上時 它們就該被關上 到底是什麼在開關基因呢 等等會再談 但β-羥丁酸是個非常有力的
具選擇性的基因訊號傳導工具 那符合最近熱門的領域
叫做表觀遺傳學 也就是研究什麼開關這些基因 我們繼承這些基因 並不是全部同時啟動
誰開關它們 所以有這個概念 β-羥丁酸在各個教科書中
一直以來都是醜小鴨 其實可能是翱翔的老鷹 我們再多看幾張投影片
然後看看有沒有人對這有問題的 在我接受醫學訓練期間的八年裡 我住在美國東北部的Vermont 我住在鄉下 我砍柴 燒柴保持家裡溫暖 我了解到
放在前院的木頭不太有用 因為放不進我的火爐 唯一讓這些木頭有用的方式
就是切成一片一片疊起來保持乾燥 那樣我就能隨時放進火爐
讓我保持溫暖 正如人們所言 Vermont的天氣是
11個月的冬天和1個月的泥濘 那是真的 在我待在那的八年
只有一個月我的花園沒有雪 那是七月 所以如果你把長鏈脂肪酸想成 例如 棕櫚酸 十六個碳的飽和脂肪酸 順帶一提 在血液中 這是在血液中最毒的脂肪酸 血液中16:0棕櫚酸濃度越高 疾病發生機率越高 如糖尿病 心血管疾病 中風 以及早夭 所以 如果你認為飽和脂肪皆是良性 不是你吃多少 而是有多少在你的血液裡
我們等等會再提 如果你把那16個碳的飽和脂肪酸 必需以脂蛋白的型式輸送 和血液中的白蛋白結合 它不能自己在血液中飄盪 你不希望它在血液中累積
因為那是危險的 但如果你的肝臟把它切斷 切成四個片斷 四個 四個碳長度的短鏈脂肪酸 另外還接著一個羥基 你可以把它視為醇類版本的短鏈脂肪酸 這是β-羥丁酸 它是水溶性的 能擴散穿越細胞膜 它不需要特別通道 而你身體中 任何具有粒線體的細胞
都能燃燒它當能源 結果發現 它是大腦較喜歡使用的燃料 比起糖類 它是更乾淨的燃料 更乾淨的意思是指它產生的活性氧化物質
也就是較少自由基 所以 就像火爐不會砍斷柴火一樣 β-羥丁酸並不是身體錯誤製造出來的 它明顯是有目的性的 一種高度演化的燃料及傳導訊號 能產生代謝上極大的好處 特別對於那些代謝受損的人
那些過高的發炎指數和氧化壓力 所以我預期討論會走向這方向
那正是我要提的 不能保證一定會提到 所以 Jeff Volek和我試著強調這點 得到這張圖 顯示酮體在體內的濃度 雖然說是酮體
不過大部份血液中的是β-羥丁酸 如果你早餐喝柳澄汁和貝果
或幾片吐司 或鬆餅 你的血酮濃度會低於0.1 不需要高碳水 只是中等碳水
血中幾乎沒有β-羥丁酸 如果經過一晚的禁食 起床後 這上面寫的是 這是禁食狀態 最高有可能到0.3 但很多人都比0.3低 只要他們吃的是高醣飲食
在他們一生中皆是低於0.3 這狀態就是醫療社群機構認定的正常狀態 所以只要低於0.3 那完全是正常的數字 比那高 就會被認定是不正常 糖尿病酮酸中毒的濃度
甚至不是從10開始 而是數值高到15或20
才會有生命危險 在這中間呢 如果你吃的是設計良好的生酮飲食 不是餓肚子 不是斷食 而是在飲食中 吃適量的蛋白質 適量地減少碳水化合物
大部份的能量來自脂肪 你的數值 0.5是個門檻 數值會介於1.0到3.0 以β-羥丁酸作為燃料及代謝訊息傳導的角度來看
這是我們認為的最佳濃度範圍 所以 這是0.1 這是1 這是10 所以從這裡到這裡差10倍 從那裡到那裡也差10倍 所以 它們的範圍不是重疊的 這是差別非常明顯的代謝狀態
一種是不在營養性酮態 另一種是處於營養性酮態
比起有生命危險的狀態 濃度是10分之1 這是我們必須了解的
因為如果你接受這個想法 就可以進行生酮飲食數個月
數年或數十年 這差異就好像 你知道 2公分的一日降雨量
能滋潤你的花園 而20公分的降雨量
就把整個花園都沖走了 它們的濃度差別是非常大的 從1960年代的研究 我們知道 一個人適應於飢餓狀態 超過3分之2的大腦燃料來源 可以由酮體而來 而且腦功能完全正常 而其餘3分之1的能量來自葡萄糖 但不須來自飲食 因為當人們在斷食時 沒有攝取葡萄糖 葡萄糖就從糖質新生作用產出 它的來源是蛋白質代謝的二級產物 但也有來自於三酸甘油酯的分解後的甘油主鏈 以脂肪儲藏來說 甘油只佔一小部份 但其實對糖質新生來說
也有一定貢獻 所以這些葡萄糖是身體必須生產的
並且拿來燃燒 但這並不代表飲食中 有碳水化合物的需求 人們說大腦需要大量的葡萄糖作為燃料
是錯的 所以在一般狀況 大腦燃燒的能量 不管你在做什麼 一天燒600大卡 大約4分之1的一日能量需求 可供應你頭骨內 如櫛瓜大小般三磅重的東西作為燃料 所有能量可以全部來自葡萄糖
但無法完全直接使用脂肪 但大部份
可以由脂肪產生的酮體提供 透過肝臟內
有條理、有系統的脂肪酸代謝 把大的脂肪酸 像棕櫚酸 轉換成β-羥丁酸
成為理想且乾淨的燃料 不止供能大腦 也供能幾乎所有器官 所以如何讓β-羥丁酸達到1到3 mmol呢 有時候 覺得有點生氣 讀到很多人說他們在吃生酮飲食 而他們認為那等同於
小於30%的能量來自碳水化合物的任何飲食 低醣飲食 一般被認定為
小於30%的能量來自碳水化合物的飲食 那包括原始人飲食 原始人飲食有許多不同的詮譯 不過一直以來在這領域
學術上的領導人物是 Loren Cordain 而他的定義是
大約30%的能量來自蛋白質 20%的能量來自碳水化合物
30%來自蛋白質 而剩下的是 50%來自脂肪 Jeff和我跟Lauren討論過 在幾年前某一天
我應該稱他Cordain教授 我問 為什麼要20%的碳水化合物 「Steve,那些碳水才足以供給你的大腦」 你可以用酮體供能大腦呀 他說「對!但你就必須多吃脂肪」 「沒人想吃50%的脂肪」
「那是相當危險的」 所以我們面對的是 這是合理的論點
他可以用來教導學生的 但那是根據理念 而沒有科學根據 而營養學的一大問題就是 就像1977年 美國頒布的飲食指南
甚至推廣到全世界 結果竟然是錯誤的 完全基於意識型態理論 所以丟開空想 以生理學的角度 你如何進入營養性酮態呢 蛋白質攝取必須非常適量 這不是高蛋白質飲食 是適量蛋白質飲食 因為碳水化合物會抑制酮體生成 對大多數的人來說
來自碳水化合物的能量必須在10%或更低 胰島素阻抗越嚴重的話 胰島素阻抗是第二型糖尿病的特徵 胰島素阻抗越嚴重
越需要將碳水攝取降低 所以當我們面對已在服藥
或注射胰島素的第二型糖尿病患 在一開始的時候 我們必須
將他們的碳水攝取降至3到5% 來觸發這個代謝上的改變 而當我們使他們進入營養性酮態 治療效果會以不同的速率產生 隨著時間改變 有許多次 甚至經常 人們的碳水耐受度因而改善 所以一開始碳水耐受度很差 因人而異 但人們康復後 通常我們可以指導他們
吃回較高的碳水百分比 讓他們的食物選擇範圍更寬廣 當然不是因為碳水是必需的 只是去餐廳或拜訪朋友比較容易 或是岳母期望你把桌上的菜吃光 讓你在社交場合有較高的彈性 所以如果要成功的話
必須是漸進 並且要個人化 不如我就停在這 看看是不是太冒犯有些人的知識敏感度 講下一張投影片前 看看有沒有人有問題 是的 我們要不要用麥克風 還是 我可以講大聲點 好 麻煩你 太好了 回到那張圖 進入酮態的那張 當酮體濃度上升 血糖濃度會下降
是真的嗎 如果是真的話
最低的安全濃度是多少 問題是 酮態時的低葡萄糖安全濃度
和那是否正常 在我們的代謝小屋實驗中
我們真的把人們關在飲食監獄裡 完全控制他們的飲食內容 所以我們明確知道攝取了什麼
發生什麼事 血糖若本來是高的
會降到標準範圍 並維持在標準範圍 若一開始是正常的
我曾對運動員進行實驗 胰島素敏感度非常高
血糖控制穩定 他們血糖維持在正常範圍 我們很少看到血糖悖離正常範圍 除非人們在適應初期
進行激烈的運動 在身體完全適應以酮體為燃料
增加脂肪氧化之前 或是他們在服用糖尿病的降血糖藥 所以 我們沒看過血糖低於 在美國 我們還在用難懂的mmol/dL 我們沒看過低於3.5 mmol
(譯註:63 mg/dL) 有時我們會看到人們略高於5.5 mmol
(譯註:99 mg/dL) 而且是那些已完全酮適應的人 我們不確定為什麼 有些人傾向 飄浮於正常值的上限 但我們沒見過很大的變化 在一個 非常 有道德爭議的實驗中 在60年代後期進行的 一些醫師
面對一些已適應飢餓一個月長的病患 進行實驗 這些人的酮體數值是介於5到7 mmol
是飢餓性酮態 他們進行靜脈點滴
慢慢給予胰島素 將他們的血糖濃度降到
應該會造成昏迷或死亡的水平 在這些酮體介於5到7 mmol的人們身上進行 有點諷刺地 這麼說吧 房裡唯一膽顫心驚、冒汗、焦慮的
是醫師自己 那些血糖水平應該要昏迷或死亡的人
卻完全神智清楚 精神完全正常 而且沒有感覺任何身體反調節系統的威脅 那代表 順帶一提 在現代的醫學道德下
這實驗永遠不可能進行 但是 結果顯示 人類大腦適應得非常好 不只能夠以β-羥丁酸為主要燃料
甚至當作是唯一燃料 我分享這個實驗是因為有人做過 並不是為這樣的實驗道德背書 這是我個人的狀況
我上星期斷食 血糖從3.5掉到2.5
(譯註:63掉到45 mg/dL) 我的血酮大約從2.5升到3.5 我把這結果放到臉書
每個人都說「你快死了」 那顯示大家的認知 如果你在後邊沒聽清楚
他的血糖降到2.5 mmol (45mg/dL) 經過一段算長時間的斷食 才三天 是的 但酮體在營養性酮態的範圍 你沒有任何症狀 血糖降到2.4時 我覺得有點暈
所以我就進食了 當時你有補鈉嗎 我有喝大骨湯 一天兩次 好的 裡面有足夠的鈉嗎 因為有些大骨湯的食譜
等等再談好了 有些重要的差異在這
酮體越高 你的腎臟排出鈉的速率越快 如果你用不同於吃很多碳水的角度來看 如果你想知道吃碳水對身體的影響 碳水化合物做的其中一件事
就是抑制腎臟排出鈉 代表你會留住鈉 當你把碳水從飲食中拿掉 你會加速腎臟排出鈉 如果你不增加鈉的攝取 大部份剛開始或進行一陣子後的副作用
是人們沒有吃足夠的鹽 我有一張投影片在講這個
應該會嚇到你們 等等會提到 是的 請發問 關於蛋白質 你提到範圍是0.8到3.2
這範圍蠻大的 你如何判斷對你來說是適量呢 問題是
在這範圍裡 如何判斷是適量的 有些我們幫助的人
胰島素阻抗很嚴重 他們很少超過1.0 而有些人沒有胰島素阻抗
或胰島素敏感度隨時間改善 會升到3或4的範圍 我們不認為有個大家該追求的完美數值 而是合理的飲食調控
讓你能達到什麼數值 如果你想要達到很高的數值
而將蛋白質攝取壓很低 結果你會損失淨體重
(譯註:所謂的掉肌肉) 我們並不想損失力量和功能 只為了追求較高的酮體數值 我們公司有3分之2的人 我說過不提公司的 有一群不知名的人 其中3分之2是軟體開發者和設計師 在設計撰寫App
將我們發展的介入手段變成線上工具 而他們大部份是年輕的男性和女性 每個人加入公司後
都想試試這個新技術 所以大部份人都吃生酮飲食 而這些人在互相競爭 每天早上他們驗完酮體 舉著血酮計大喊「我3.2!」 我說「是是是,我3.7!」 我們並不鼓勵這種幼稚的行為 既然我的年齡比公司裡多數的人大兩倍 我扮演像父親的角色 好了好了 你們可以在辦公室玩這個遊戲
但不要讓參與者這麼做 我們告訴參與者
如果你有0.5 那就ok了 如果是1.0 可能更好 比那高的數值
只是每個人的生化特徵 而不是代表較優越的代謝或生理上的狀況 這邊先問好了 接著再換那邊 你一直提到的胰島素阻抗
是可以量測的嗎 那是第一個問題 另一個是 阻抗高低和減重的速率有關嗎 如果你聽不清楚的話 問題是 胰島素阻抗是否影響減重的速率 第一個是 能否量測 能否量測 典型量測胰島素阻抗的方法是 是在一隻手臂掛上靜脈點滴
給予胰島素 那會讓你的身體快速從血液中吸收葡萄糖 然後在另一隻手臂點滴給予葡萄糖
來讓血糖維持正常 需要越多葡萄糖
就代表你胰島素敏感度越好 那叫高胰島素血糖箝制術
(Hyperinsulinemic-euglycemic clamp) 我學了三個禮拜才會說這個字 然而 那是非常難做的測試
我們一般標準測試不是這樣 最簡單的作法是抽血 檢視胰島素濃度 通常是在空腹狀態 檢視血中胰島素和葡萄糖濃度
檢視其比值 可以得到所謂的胰島素阻抗評分 那是個可以相信的數值 另外一種判斷的方式 是我們看一個人的 血檢或體檢報告 如果他們有所謂的代謝症候群 也就是中廣型肥胖 高血壓 好的膽固醇 HDL過低 三酸甘油酯過高 在正常範圍邊界的高血糖 不是糖尿病範圍 是在邊界範圍 符合這五項中的三項 代表你有代謝症候群 有胰島素阻抗 如果你是糖尿病確診
那你有嚴重的胰島素阻抗 大部份的案例
我們都不需要做這些量測 就根據個人體檢和一般實驗室數據
我們就可以判斷了 而胰島素阻抗越嚴重的人們
要幫助他們減重時 阻抗越嚴重 減重越困難 但如果你能讓他
減少碳水化合物攝取 將他的碳水攝取量
降到他的個人容忍值 胰島素阻抗會明顯地改善 原因 我們認為是 我不一定有機會
讓你們看最新的研究數據 我們有能力 讓各種不同狀況的人減重
背後原因是 我們個人化每人的碳水攝取
來讓每人改善胰島素敏感度 使體重減輕 所以並不是低碳水 而是 而是增加胰島素敏感度
來讓身體燃燒自身儲存的 而不是燃燒吃進來的 那邊有提問 然後這邊 可以請你站起來大聲點
讓大家都聽到嗎 我只是想問酮體的濃度 在FB上有很多討論 你知道 像是
「越高越好?」 「你需要提升酮體濃度?」 是不是能待在營養性酮態區間就好
而不是濃度越高減重越多 你可以評論一下這點嗎 有兩個常見的誤解 一個是酮體濃度越高減重越快 另一個更基本的誤解是
如果你在營養性酮態 體重一定會下降 這是錯的 如果你觀察 一些文化 那些獵人或牧人 我們會想到北極圈的因紐特人 或居住在非洲的東非大裂谷的馬賽人 這些是已存續幾千年的文化 他們吃的碳水化合物很少 他們長大成人 他們壽命並不短 可以傳宗接代 並延續他們的放牧文化 他們並沒有因為處於營養性酮態
而日漸消瘦 所以
營養性酮態下 維持體重恆定是可能的 當攝取的卡路里 大部份是脂肪
等於消耗的卡路里時 我們曾經研究自行車選手
精瘦 幾乎沒體脂好燒 我們把他關在代謝小屋四個星期 花費很貴
因為我想多做幾個月 但他可能會得幽閉症
而我們會破產 但在這四周期間 吃進的卡路里和消耗的卡路里相等 他的體重維持穩定
淨體重和體脂重都是 在這四周期間皆是如此 我並不想以自己為例 但是 13年前 我決定自己也來實踐
遵循我自己的建議 而這12年半以來
我的體重都維持在兩公斤的變動範圍內 我的酮體濃度 最低大概在0.5或0.7
在耐力運動之後大約是3.0 所以我維持續營養性酮態
也沒有變瘦 因為我飲食攝取的脂肪 和適量的蛋白質 讓我維持穩定的體重 所以我不認為酮體濃度一定可以
或有助於減重 而是遠離身體負荷不了的碳水攝取量
所產生的治療效果 因而改善胰島素敏感度 那讓減重變得容易 人們接著會達到新的體重平衡點
這跟攝取的脂肪量有關 回到剛剛 在你減了很多體重之後
為了要達成體重穩定 你不該把碳水加回去 來阻止體重減輕 而是把脂肪增加 來維持飽足感 維持穩定體重 是的 請說 我是在埃森登的普通科醫師 感謝你對胰島素阻抗的評論 從醫療角度來看
那似乎是你說的中心思想 你提到代謝症候群是胰島素阻抗的延伸 糖尿病則是這條路上更惡化的狀況 在澳洲 25歲以上人口的30%
有代謝症候群 而25歲以上人口 大約有8%有糖尿病 我想說的是 以一般普通科醫療的立場
積極處理胰島素阻抗是很重要的 第二個是 身為人類
多數人變得胰島素阻抗 而不是胰島素敏感 你可以評論一下 胰島素阻抗
代謝、糖尿病的分佈嗎 好的 胰島素阻抗在人口中的分佈其實和地域有關 可能和不同族群間的基因差異有關 我們(美國)比起你們澳洲糟一點 我們有9到10%的人有第二型糖尿病 而有35到40%的人口是糖尿病前期 所以 事實上
美國有超過一半的人口 患有跟胰島素阻抗密切相關的病癥 而沒有藥物能改善胰島素阻抗 你可以增加胰島素敏感度
是有一些胰島素增敏藥 但通常副作用遠大於好處 所以唯一真正有用的工具
就是我們今天講的 在一些太平洋群島的島民 二型糖尿病和胰島素阻抗的盛行率接近75% 在波斯灣阿拉伯國家也是 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科威特
沙烏地阿拉伯 我們認為這可能是他們基因所造成的特性 我們密切和這領域的先驅
加拿大的James Wortman醫生合作 他本身是第一民族的混血
(譯註 : 第一民族是加拿大境內印地安民族的通稱) 而在加拿大第一民族的250萬人口中 第一民族的糖尿病盛行率
是歐裔加拿大人的3到5倍 他們住在一樣的小鎮
食物來源也幾乎相同 所以很明顯有種族與基因的影響 我們還沒搞清楚是哪些基因 但不同區域的人口 我們都使用這項技術 來將碳水化合物攝取降到個人容許值以下
結果都是正面的 請說 你可以評論一下 Metformin嗎 16年前 我自我診斷患了糖尿病 在今年年初以前
我以運動和低GI飲食控制病情 現在我看到低醣飲食的曙光
並減了15公斤 我的糖化血色素是4.8 你知道 我有點依賴Metformin
因為我已經服用它有16年之久 從我量測的結果顯示
似乎吃Metformin很容易進入酮態 你喜歡它 還是討厭它呢 問題是
Metformin以及它在醫療上扮演的角色 自從Metformin在動物模式上
展現增加壽命的好處後 它不再只是糖尿病藥而已 它是長壽藥 我會說呢 它是最 我個人 最不反對使用的藥 我是完整受訓的現代醫學醫生 我被訓練能開處方箋的 只要患者沒有Metformin造成的
腸胃道副作用 我強烈建議在服用的人
繼續服用 如果人們的糖化血色素只能控制在邊界
5.8或5.9 那是限醣後的最佳狀況 我們不反對加入Metformin
讓他們能降到5.7這個神奇的門檻 因為所有的數據都顯示降低糖化血色素 當然最好是用自然的方法
但降越多越有益 包括長壽 不過我們還沒進行人體實驗
因為那要花120年 但也可能有延長壽命的好處 如果我們講到那
我會給你看些動物的長壽實驗 再說一次
那些與營養學論戰沒利害關係的研究者 他們是對調控發炎、氧化壓力、老化
感興趣的研究者 結果發現營養性酮態是非常有效的工具 這邊 然後那邊那位先生 你可以評論一下多囊性卵巢綜合症
和胰島素阻抗嗎 以及低醣高脂飲食扮演的角色 我不是婦產科醫師 問題是
多囊性卵巢綜合症和胰島素阻抗 多囊性卵巢綜合症確診和嚴重的胰島素阻抗
相關性極高 很多時候 即使是人們並沒有那些病癥
例如 肥胖、中廣 或一些其他的狀況 這個領域的研究極為缺乏 一部份是因為多囊症和不孕症相關 生殖醫學專家若建議低醣飲食
就賺到不到錢 我不想這麼說 但更重要的是以醫學的角度
如果讓某人進行生酮飲食 如果她吃生酮飲食而成功受孕
若小孩有任何缺陷 大家只會怪飲食 你知道 在美國
我住在一個很愛訴訟的環境 任何醫療上不如意的結果
通常會變成官司 那阻礙了這領域的發展 雖然如此 有個在美國退伍軍人醫院服務的
William Yancy醫師 他和杜克大學的Eric Westman一起進行研究 William Yancy 做了一個小型的研究
關於女性退伍軍人多囊症的研究 他發現要讓她們遵循飲食很困難 但其中有四個女性
遵循這飲食為期六個月 其中兩個成功受孕 就在這六個月內 對這種患者是前所未見 非常令人信服 但是 但以政治、醫學、法律的角度
這是很難進行的 我知道有些醫生或他們的太太 成功懷孕 而且懷著健康的小孩到順利出生 過程都是在營養性酮態 而我在英屬哥倫比亞大學的好友兼同事
James Wortman 醫師 他太太 意外受孕 因為她的經期不規律 直到孕期進入第三個月才發現 而他很愛在YouTube
上傳他女兒 Isabel 的影片 Jay瘋狂愛好滑雪 他去年也有參加Vail那場研討會 而且滑雪大概贏過所有人
對吧 Ron Jay 大概60出頭
追求速度感可說是毫不膽怯 他的六歲女兒 Isabel 我們去年一起滑雪 在他們家惠斯勒的滑雪場 我輸慘了 她可以在黑鑽滑道
做800公尺的垂直滑降 完全不用停 速度是 40除上0.6
是每小時60多公里 她16個月大就開始滑雪了 她從受孕開始就是個低醣寶寶 不是說一個例子就如何
但這證明了可行性 還有其他醫生 我就不點明
Jay是比較公開提到她的女兒 我們都對自己的成果感到自豪
但Jay特別誇張 這位先生 我好奇間歇性斷食是不是符合你的規劃 也許我們可以保留這個問題 因為呢 你可能不會想要我談這個 我對間歇性斷食是有些疑慮的 我的看法不是完全負面的
但也不是完全正面的 以科學為根據
或儘可能以科學為根據 我們必須談的是科學走到哪
而不是理念怎麼說 我的確想談談這個
讓我們下個小時再談吧 最後面那位 然後這位 之後再繼續 謝謝 想請你評論一下 是否有證據顯示
低醣飲食能改善纖維肌痛 所以問題是
低醣飲食和纖維肌痛 纖維肌痛在病理上的原因 就我讀過的資料來說 目前是還不清楚的 但似乎是跟嚴重的發炎有關 潛在的發炎 我等等會放一些數據 關於設計良好的生酮飲食
對人體發炎指數的影響 以改變飲食的角度來看
這似乎是有一致性的好處 這會阻止發炎 我們有好幾個案例 這些人患有嚴重的纖維肌痛 當其他的方法都不管用
這似乎是個合理、有效的恢復方法 但我不能保證 無法告訴你
有多少比例的人疼痛會緩解 多少人不會 就我所知 還沒有任何前瞻性的研究 抱歉不能給你明確的答案
但我試著對不知道的事誠實以對 我不確定該如何問這個問題 但如果你已經酮適應好幾年了 若你不小心吃到糖 會很嚴重嗎 你的身體會忘記嗎 我知道這聽起來很蠢 我的意思是你已經避免吃糖10或15年 有關係嗎 問題是
如果你持續維持在營養性酮態 一點糖也不吃 然後你也許是不小心 或是 一時意志不堅 也許兩杯紅酒下肚 你走到甜點區 一個小失足 兩件事
對持續在營養性酮態的人來說 你提到 忘記 胰島沒有準備好
來應付突然糖的爆衝 所以第一次
你會看到劇烈的(血糖)反應 因為你缺乏第一時間的反應 那種反應
是重複用碳水挑戰身體才會有的 但經過兩三天 大部份人的反應
會回到合理的狀態 所以只有那第一次 是比較劇烈的 但我們不建議人們持續挑戰它 因為隨著時間 你會回到之前
葡萄糖不耐、胰島素阻抗的狀態 對大部份人來說 你不是一年過後
就像過去一樣什麼都吃 以為自己已經回復到18歲的狀態 並不是這樣的 但這種小失足並不會有太大影響 大部份與我們合作的人 後來了解到
不只是一點點愧疚感讓他們不舒服 他們生理上也覺得不舒服
在逆轉並處於營養性酮態所帶來的好處後 所以我們的經驗 特別是有體重問題的
有代謝症候群和第二型糖尿病的人 他們發現 減少碳水化合物
持續維持在個人耐受度的攝取量 身體會有良好感受 了解之間的關連性
促成一種良性循環 隨著時間 經過學習
人們變得自我強化 不像大部份的飲食「控制」 你知道的 減少卡路里
看著磅秤數字減少 隨著時間拉長 變得越來越難 我們的參與者告訴我們
我們沒有扭著他們的手銬問 他們說 時間越長越容易 真正成為自我強化的結果 我們有碰過許多人
持續限醣飲食好幾年 而某些不預期的 生活上的事件
讓他們無法繼續 而通常他們都會再回來 帶著更感謝、更堅定的信念 因為那是「顧客感知價值」 不像是我告訴你 「吃這個藥,膽固醇會下降,對你好」
你根本一點感覺也沒有 在這裡是 他們感覺得到好處
如果正確進行的話 如果我們能訓練他們正確執行
這真的會變成正向的自我強化的過程 這並不需要無比堅毅的人格特質 只要能放心這麼做並具備知識
了解這不是有害的 (第一部份結束)